❤汪拾叁
天秤女 A型血 南方人
微信订阅号:汪拾叁
凡是世俗中的,和不在世俗中的,都想去经历经历。

出离



我住在河坊街深处的吴山驿,总是逛到深夜回来,从鼓楼下出租车,深夜的河坊街有种诡谲的美感,仿佛有人在吟唱: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目谁家院。

住的房间有深绿色的窗帘和窗,手机信号差到收不到讯息,也没有网络。凌晨在殚精竭虑里勉强入睡,每每醒来心脏都有强烈的压迫感。

杭州是一座爱也不能恨也不是的城市,不像南京给我的感觉只有浓烈的生活气息和更强烈的痛感。西湖还是那么美,美到雾霾中的午夜,我都有绕着它走一圈的冲动,那么多的回忆,几乎可以溺死其中。

回过头来发现自己奋斗了这么多年得来的生活,非常的荒谬,有一种不能启齿的绝望。我问朋友,活到25岁才发现自己没有能力面对这破碎的人生还来得及吗?

重游大学的校园,看到彩虹楼的刹那居然哭了,走着走着又觉得心安。吃自己曾经爱吃的食物,餐厅老板居然一眼认出自己,去自己爱的理发店剪头发。可是镜子里的自己,看上去是那么的疲惫,只是过去三年,可是明明老去更多。

南京、苏州一路回到杭州,就像曾经的自己站在对面,只觉心如暗室,塞满了逼仄。

删除和回避,相较于面对来说总是比较容易。这些年总是强迫自己面对,强迫自己迎难而上,强迫自己忍耐,强迫自己更加强大。走到今天,只觉得能量透支,只想用一走了之来结束这一切。觉得很难,觉得不被理解,觉得孤独甚至觉得无能为力。

2011年7月1日我离开南京,5月我离开杭州,过去这么多年都不曾想要重回,那时的离开几乎是落荒而逃。北京是我的收容所,也是我的牢笼,身处其中,埋首于庞大的繁杂事物之中,营营役役,根本没有精力多愁善感。

我像是一个被流放的人,来南京收拾工作上的烂摊子,心惊胆战的只身赴宴,只觉得这个世界太险恶,活了这么多年依然无法习惯。

总是安慰自己,在没有深深入世之前,不要妄谈出世,可是内心却总是在出离。不想面对,却还是被命运逼着直视。

而明日何去何从,今夜仍是不知。

晚安。

评论(8)
热度(29)

©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