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拾叁
天秤女 A型血 南方人
微信订阅号:汪拾叁
凡是世俗中的,和不在世俗中的,都想去经历经历。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也许我真的年纪大了。

年轻的时候很喜欢穿一字肩的衣服,突出锁骨,不会显得过于暴露,却又很好看。前段时间非常忙碌,衣服要么没干要么没洗,我只好穿了一件很久没穿,但只是领子稍微有点大的毛衣,那天上班一整天都觉得后脖颈子好冷。这两年因为总是长时间上班,夏天越来越爱穿T恤长裙或者宽松长裤,冬天热爱帽衫,衣柜里有六七件不同款式颜色,越是年纪渐长,越不愿意取悦别人,只想自己待着舒服。

有时候真的很想趁着雨夜,聊聊过去的事情,看看过去写的文字,那些痛苦的、沮丧的、快乐的、敏感的、患得患失的小小心事。当年觉得苦痛如此庞大,现今都能觉得轻描淡写了。

我最近时常在想,为什么禅修是从观息开始?呼吸如何洞察出人世无常?仅仅是因为人心无常?所以这世间亦是无常吗?若人心无常,为何会有长久的痴念,比如我爱你这件事儿,似乎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朋友同我说,若我安好,你便能安好。

我又开始思考,到底什么时候一个人好好生活?什么是这个好的标准?比如有多少钱存款?比如居所如何?比如衣柜里挂着什么质地的服饰?比如一年出游几许?比如雨中的深夜是否能携友执酒?什么是这个好的标准?

我当然知道一万个人也许有一万个标准,我只是在问我自己,是否能够拥有经营好自己生活的能力。毕竟自己的生活都经营不好,怎么可能经营好两个人的感情呢?

我也许真的不再是那个不快乐的少年了,我在漫长岁月中懂得了坚强和独立的韧性。我希望这样的我,至少不会让你太失望。至少会端详我的眼神时,会觉得嗯你真的变样了。

谁的人生又不是活这么一口气呢?

让我们再来重新划分一下人生的优先级,在结束这一年的时候,充满感恩的鼓励一下太辛苦的自己。

晚安。

独居生活伪指南

所有独居的故事都从自己租房开始,我始终认为租房跟找工作和谈恋爱是一回事儿,多半都是靠眼缘和时机。选定一片喜欢的区域,有无聊时可以打发时间的商场,有可以慢跑或者散步的花园。然后窗外要能看得到树,这是我一直以来住二楼的原因。

会尽一切可能收拾家,穿过整个城市去宜家买必须品,也会因为一张躺椅在淘宝上纠结一个月,花了能买一台电视的钱买了一个迷你投影,可是打开的次数一年不超过十次。

床头柜上要有书,好看的书和不好看的书叠放,当生活无能为力到纠葛缠绕的时候,还好有书能将人快速的从枯燥中抽离出来。

我给自己定了个规矩,规定进了小区大门就不再想工作上的事儿。

搬来杭州生活居然已经一年半了,荨麻疹好的七七八八,烂脸也好了;从一只猫到两只猫,他们越来越乖。

自己生活到底有没有什么指南呢?我的秘诀是一定要保证家里干净,一周换一次床单被罩,两三天拖一次地,每个季度扔一次衣服,包括那些这个季度都没怎么用过的东西和穿过的当季的衣服。很多衣服,即使曾经花了大价钱买回家,只要你不用它,它就没有存在于衣柜的价值。

以及真的要存钱,安全感不是你挣多少钱,而是你的户头里有多少钱可以支配,说真的这个年代挣多少钱都有方法能花完,可是当你的生活面对变故的时候,你才知道钱是你在一座陌生城市里生活的最大底气。我自己是从事电商行业的,我太明白什么是消费主义。

能做饭尽量自己做饭,不会做饭一定要学会做饭,你可以不做饭,但是你不能是不会做饭。

然后,没了。

晚安。

完整版可以去我微博:汪拾叁是女侠

Vlog3.工作日

藏了很多的秘密,像杭州十一月的夜雨一样,空气里有绵密的湿气,全是烂在心里的情绪。翻了一夜,过去写的日志。仔细想来写了这么多年也没火,人要承认自己其实很平凡,其实挺难的。

总以为自己应该是走过山山水水,才终于归于如今的平凡。感觉像是给自己的无能找借口,可是年近三十若还是不能接受自己,也是一种尴尬的自命不凡吧?人真是很难分解自己的动物。

仔细看过来,你爱上我的那一年,我甚至不是人群中算得上好看的姑娘。没想到时间能过的这么快,有时只是想坐下来安安静静听完一首轻轻弹奏吉他的歌儿罢了。

在被工作逼到连觉都没时间睡的间隙,我总是会问我自己,是不是我这一生最精彩的故事,已经过去?不再愿意写一写之后,我时常觉得自己是一个丢失魔法棒的少女,被抽走灵力的仙子,没有特殊能力的超级英雄;如果没有你话,如果不再写的话,甚至都不再去旅行的话,我不过是一届俗人吧?

我的电脑里还存在没写完的小说,而我如今连打开电脑的兴趣都没有。

我确实不喜欢这个世界,可当一个少女这么说的时候,总有一种与全世界为敌的孤勇;可是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当你总还在强调自己不喜欢这个世界,多多少少有点乏味。我们年少时的那点文艺情怀,进入而立之年后,全部都转化成了生命被摔打之后厚重。从无病呻吟在缄口不言,是多少年? 

而我,还是想在这个雨夜,跟你道一声晚安。

写给饭否



大概是07年的时候,那一年我十七岁,高中二年级,第一次接触饭否。

年少时的我,外表冷若冰霜,内心絮絮叨叨,总有无数的话想要讲,那个时候的饭否氛围很好,对于我来说是树洞以及世外桃源般的存在。

后来饭否被关停,微博平地而起,互联网的迭代速度惊人,曾经我们熟悉的萌芽bbs和博客大巴都相继关张。是否有一天我们所有在网上留过的痕迹,都会如泡沫般消失不见,留证据都不留半分。

互联网经济体的背后,是巨大的商业帝国,我们九零年代生人,也都是时代的孩子。

我说过,不想写了,人生到了某个阶段,万般倦怠,可内心明晰顺境逆境都是正常的再不过的事,如果只想随波逐流罢了。

用饭否十年有余,十年是一个什么概念,是别人都在炒作情怀和网红经济的时候,饭否这样小众的平台居然活了我整个青春。前几日饭否精选预售了一批饭否帆布包,毫不犹豫下了两单,一件送给自己,一件送给认识了九年的饭否挚交。

我总想问,为什么我们生活的这么漂泊?我总想问,命运的旨意究竟要将我们带去哪里?

我年近三十大关,心中仍然常常有许多疑惑。也许以后便不惑了,不是知道了,不是明了了,也许是不想再深究罢了。

杭州有一个名叫摩羯的台风过境,雨下得格外认真,尚且让我留下一点情怀吧。

若你在街头偶遇背着饭否布包的朋友,那可是我们整个青春的树洞和秘密。

晚安。

九年了,仍未能忘。

死心眼儿




五月末家门口的绣球花开,如去年刚搬进这里时一般美好,杭州西边的社区,大片的植被,连接西溪的水,总是让人不知是景是城还是梦?

总是爱在夜深时写字,大猫在脚边酣睡,小猫窝在床底酣睡,窗外时常有雨。生活中的痛苦和焦虑不必分说,只是感恩还有这种灵魂能稍作栖息的片刻。转眼间回杭定居一年,除了刚开始时无法适应太高的湿度,总是要开着空调除湿才能入睡之外,荨麻疹好去大半,也越来越能适应杭州的雨和冷。

你知道我不是一个能藏住秘密的人,你却成了我最深沉的秘密。人应该感谢逆境,是逆境重塑了破碎的我们。我们在长夜里痛哭流涕,在白日里缄默而行,命运有它不可言不可说的张力,而我只想把我的频率调低。低到只有你能在北方遥遥的感应到我,知道长夜漫漫,你不是独自在等待日出的人。

在这个世界上,你或迟或早会遇到一个人,他给你机会将你从漫长的自卑中剥离出来,让你幡然醒悟不管你是什么样子,这个世界上都会有一个人不论条件的懂你、理解你、了解你、然后爱你。只有这种深沉的信念,才能够得以让你在漫长黑暗的旅途中,决定做一个不听任何意见的死心眼儿。

你说,一遇杨过误终身,天下都是死心眼儿。可是,谁是杨过,谁又是那个死心眼儿?我听一首歌在唱,问他会不会回来?我坐在雨中的窗前,自言自语,只要他还活着,他一定会回来。

我们痛苦的内核一定不是生活的挫折,除了想到你还在默默承受更多之外,还有什么能将我打倒呢?

你一定能感知,一如当年川西高原的银河下。

晚安。

云山入梦,岁月无踪






19岁第一次经由滇藏线入藏地,西部的美好在眼前一览无余,从此便由书本中出走到现实,频繁地前往西部,尤其眷恋高原。从云南、西藏发展到青海、川西、甘南,从滇藏线到川藏线到青藏线,然后新藏线因其高海拔高难度在心中种下了因。

想去新疆早在21岁就是根植在内心的心愿,其实是想去走新藏线,26岁前的生日独自去了西藏阿里,徒步了新藏线途中的神山,后半段在新疆域内的路线则更向往了。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年少时我们没什么钱,却克服万难觉得只要能走,路就在脚下;年岁渐长,能够把控的资源越来越多,可是却觉得走遍天下需要许多许多物质层面的前提条件。

我有时会问自己,到底有多少钱,我才能觉得有安全感?我想了很久,越想越觉得,进入了一个误区。安全感这种东西真的必定跟物质挂钩吗?就像幸福这种东西你总觉得有钱了你就会有的,这真是中国式老鼠赛跑的无聊游戏。

早就想写一写新疆,2017年8月我终于在入职现在的公司前去了十几天;可是每次想提笔,都只有满心的失望和抱怨。我时常想恐怕全天下的写作者都会偶尔面临一个问题:觉得无事可写,觉得无事值得一写。

从杭州几乎趁了一天的飞机才落地乌鲁木齐,经由郑州中转,每次由东部飞往西部,都无法不感叹我国幅员辽阔。

我的目的是徒步喀纳斯小环线,由贾登峪出发,经过禾木、小黑湖、抵达喀纳斯。网上查阅了许多攻略和邮件,将其徒步难度无限放大,即使已经有成功转岗仁波齐山的经验,我的内心仍然对自己的体能充满了胆怯。

乌鲁木齐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普通的城市面貌,剧烈的日照,比北京干燥几倍的空气,以及进出任何街道、小区、商场、车站都要查证验身的压迫感。大巴扎等景点是千篇一律的商业面貌,也许旅游团的大妈们觉得激动异常,而我只觉兴味索然。

没有在乌鲁木齐停留就买了车票前往北疆,也许是新疆在我心中地位当初预设的太理想?没去之前,我甚至觉得它也许是国内唯一可与西藏媲美的地方。

喀纳斯的风景确实很美,虽然不至于国内无可替代的人间极品,但是整个旅游体验和把所有区域圈进来加收各个镇的门票、区间车票、及景区内毫无理由的物价,让人觉得疲劳。几乎没有原住民驻扎,多的是各个人口大省的异乡人在这里做生意揽客。


有那么多的文章歌颂在路上的美好,为什么没有人浓墨重彩的写写在路上的尴尬?比如没走几天就觉得很想家?比如憧憬了很久的地方居然一点都不好玩?比如青旅里住满了热爱showoff的人,而你只是想安安静静吃口饭而已?比如想清净点住酒店,却觉得被孤独啃噬,想找个人说话却觉得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蠢极了?比如穿着帆布鞋徒步高原五十公里成功,装备专业却他妈的只走了15公里就发誓这辈子再不徒步了?比如签证没弄好却买了特价机票,闹钟没响误了早晨的班车?

你全伐崩溃的坐在嘈杂的机场,你捂着脸坐在曼谷清晨8点的街头,你沉默不语的坐在清迈旧式的房间,和你看着一盆你自己一个人根本吃不完的两人份烤肉,想着无论如何也要硬塞下去。

这就是所谓一个人的旅行,它拥有太多你无能顽抗的不可抗力因素;然后你才会明白,当你想要自由,你就要承受孤独。这跟人生路又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你问自己,然后你很丧的对自己说,嗯,想要摘星星的孩子,孤独是你必修的课题。

也许只要走过这一程,无论好的坏的,勇敢尝试过,努力争取过,奋力奔跑过,好的坏的,你捂着自己的跳动的心脏,觉得无悔。就够了吧。

留一点遗憾,留着月朗风清的夜喝下的啤酒,记住你走在日头下汗湿好几次衬衣的韧劲,还有那些没能完成的路途,它们都写着你曾用力去抵达那你年少时的梦。

我们有没有变成更好的人?到了我这个年纪变得一点都不重要。我只想知道,漫漫时光,亲爱的拾叁,你有没有努力活成你自己?

晚安。



像喜欢夏天一样喜欢你


年少时的夏天,大约是16岁的样子,在母亲租住的房子里失眠,午夜洗完的长发还在滴水,赤脚走在木地板上,坐在厨房的椅子上边喝酸奶边看岩井俊二的小说《情书》,看完时正好天边泛白,我将灯关掉,从窗户看出去是一片空旷的平地,不远处有一棵很高大的树。

大概人永远会记得人生的某些片段,它根治在内心深处,平静祥和,有着真正的生命能量,不以时代变迁而不见;而我真的喜欢那个片刻——木地板、一本难求的好书、夏天、难得的独处以及远处的大树;所以后来无论生活在哪座城市,租房时我永远偏爱二楼并且窗外有树木的房间。

 

再久远一点,时间倒回13岁,初中二年级,家庭遭遇变故,原本的世界开始分崩离析。心中盛满破碎和痛苦,以及在情感世界里苛求尊严而不得的捉襟见肘。犹然记得那一年我变得格外沉默,也更喜欢在课堂上拿出草稿纸爬格子,我的同桌则负责提醒我老师来了以及帮我数小说写了多少字。那时初二升初三的暑假都需要补课,家里因为担心用电脑影响学业早早就把网线拔掉了,而未成年连网吧都去不了。我则在放学之后步行一站地去一个黑网吧里上网,从书包里找出来课堂间写的草稿,一点点誊写到萌芽论坛上。在一片游戏的声音里,只有我一个人慢慢打着字。那时我们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甚至没什么钱能买书,只有心中对于倾诉以及分享的渴望,渴望这个世界还有人能够理解你,渴望这个世界还能有人与你同苦共甘。隔着荧光屏能对你有所回应,知道你此刻的破碎和痛苦早已无力承担。

 

我们忘了,忘了文字世界在最开始给你带来的快乐,只不过是茫茫人世有人能懂你这件事,确凿存在。

 

人生真的很像选择一个角色,进入一个房间打比赛,游戏的初衷是让你看清楚墙壁上的文字,可是对手实在太多太强大——所有人都在挣钱,所以你也得拼命努力这件事第一击就将你胖揍,还没应付自如;紧接着成家立业的焦虑紧跟其后,仿佛不在30岁之前结婚生子简直不配活下去;觉得焦头烂额,觉得无法喘息,对手实在太强大,紧密的冲击,让你忘记了墙壁上究竟写着什么字?我进入这个房间之前我的初心是什么?我还能对这个游戏乐在其中吗?

原来成年人的世界一点也不比少年的痛苦要轻松,如果一定要分出个伯仲,我想我还是给成年人投一票吧,毕竟连梦都不做了,怪可怜的。

年少的时候真的很喜欢夏天,觉得夏天充满了生命力,磅礴浓烈,大雨在夜里倾盆而下,下水道的流水声像在弹琴,梧桐树簌簌抖动仿佛悲鸣,坐在窗前听雨总是能久久不去。

 

5月12日。汶川地震十年了,饭否十一年了。十年前地震时我旷课刚从家里出来,走在步行街上看见很多人站在路上抬头看,进了麦当劳之后收到信息说地震了,却不知道震中是哪里。那一年我18岁,即将高考,想去杭州读大学,喜欢穿长裙。

若你今日问我觉得人生什么最可贵?我觉得是少年心最可贵,这一路我真的见够了世俗的虚伪,见够了两面三刀见够了为了利益蝇营狗苟的人生。连我自己都一度忘却了墙壁上字,几年又几年盲目地狂奔。

不是对人世及心底美好没有觉知,而是这个时代实在是太快了,周身声音实在太嘈杂,让人总是不由得怀疑自己,是否想要坚持的事情真的太儿戏了?在与他人的比较中,在前提条件的命题中,我们忘了曾经有许多事情曾经给我们带来过无条件的巨大快乐和安慰。

呵护那颗少年心,在鼓噪的现世藏着它安静前行,默默努力,怀揣着它好比藏着一个珍贵的秘密。

我像喜欢夏天一样喜欢你,因为你一直以来赋予我的强大生命力。

晚安。


如何与强势家庭割舍?


杭州大雨,加班回家的夜,乘同事的顺风车,依然让他在小区门口把我放下来,从小区门口往家走需要大约十分钟,杭州西边的小区绿化很好,雨夜里我抱着一大袋新买的猫粮走走路,就像一个将内心清空的过程。

回家已经十一点,换床单、拖地、擦桌子,总有人问养猫的人怎么还用白色的床单?怎么应付掉毛季?我的答案是,勤洗、勤换、勤收拾。越是年龄渐长,越是明白你想活得舒服,就不能怕麻烦。卸完妆之后,铺开瑜伽垫运动二十分钟。最近生活有很大的变故,习惯性的将挫折揉成一个饭团,不声张、不鼓噪,默默吞下,眼泪留给漫漫长夜。

越是人在低谷时,越应该沉下来,冷静下来之后,向内寻找答案,把过往所做之事仔细盘剥,回顾那些大张旗鼓的咄咄逼人的过往情节。夜不能寐的时候,我总是在想——我想要什么?现阶段我能做什么?我的期限在哪里?

我知道人生不能类比重庆森林里的凤梨罐头,过期了就不能被保留。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所有人所有事,真的有它的时间,所谓机缘,也许不过如此。

给自己制定了许多的小计划,比如改掉拖延症、每周运动三次、每个月至少读两本书、每周至少写一篇文字、今年考下来驾照、少说话多做事、减少无意义的社交……

最近在看武志红的《为何家会伤人》,是本好书。很多事情,我们只是默默承受了结果,却远远缺乏了解其成因的能量。

有人问过我:如何与强势家庭割舍?其实首先是舍的动机,然后才是割的行为。看这本书的时候,我回忆到自己17岁时的一个夜晚,曾痛哭长夜啜泣到无法呼吸,立志此生不再为任何人活,只为自己活着。起因不过是因为,同是十月生日,我生日的时候无人记得,而月末我同父异母的弟弟过生日的时候,半夜我回家看到桌子上摆着生日蛋糕。看《为何家会伤人》的时候,我才突然有点庆幸,我的命运是以一种很残忍,甚至很粗暴的方式来让我有舍掉依赖父母情感的动机的。人其实是很可怜的动物,中国然犹然,一生对爱羞于启齿,一生囿于其间,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而大多行为甚至人生都是拜错爱所赐。

可是这世间哪有不受伤害的成长呢?武志红提到挫折商,然而我们这辈人的父母又有几个懂这些道理呢?他们也是第一次当父母,给了他们命运当中所能给予的最好的一切。

人生至此,只觉得还好跌跌撞撞,苦不堪言,我们都还是长大了,并且有能力懂得一些我们父辈未能了却的道理。

然后再来说说如何与强势家庭割裂,首先问自己三个问题——能否有完全经济独立的能力?能否在大片独处时间里仍觉愉悦?在所有家人斥责时能否相信自己内心的声音?

我刚去北京第一年的时候,住过地下室、在餐厅打过工、挤过两年早高峰的地铁、在午夜的自习室看书到全身冰凉,在这种情况下都不想开口管家里要钱。那两年我心中的信念是,你想要的生活没有捷径。

当你又想过的很舒服,不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域,又想割舍与强势家庭纽带的时候,我只想说人不可能什么都想要,也不可能什么都得到。当你想要自由的时候,你就必须承担与之对等配比的孤独和苦楚;如果你想要的是舒适,那么你就要承受被约束的感受。

当然人生没有绝对,开放式的命题你想答什么想怎么答都可以。

而我只想说一声,晚安。

花魁当了十余年,其中心酸无人知


两年前的三月,我写过一篇文章说: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那之后的故事再未对谁透传。即使是写作者,也有不愿为人所知的秘密,只愿三缄其口,只愿这世界的人对我的内心世界一字不读。

其实这个世界真正能够将人打动的事并不多,有些人生的情节跌宕的就像假的一样。我有时候只想把自己在人群之中掩藏好,抹掉一身的棱角,努力做一个在正常人生轨道里面目模糊的路人。

大概认识你已经有十年了吧,你说不止,说在08年更久之前就知道我。而我印象里只记得那个鼓浪屿的台风的夜,人永远不知道人生某个不经意的场景,看起来百无聊赖,却决定了你的一生。我们在因缘际会里错失,又重逢,反复验证是否非对方不可,无比决绝的掉头离开过,几乎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有高度相似的境遇。一如两年之前我写虽九死其犹未悔,可是我哪里来的九条命呢?

人生中推翻自己又重建自己的过程,实在是觉得厌倦。仿佛是一个在环形赛道里不停跑步的仓鼠,永远不知止步的循,又环何止是一种愚蠢。

人们对于缘分有许多种解释,佛教的、占星的、心理学、吸引力法则等等等等。而对于我来说,是曾五年没忘却的一张脸,是艰辛的重逢,是在漫长时光中相爱相杀,带着强大的能量恨不得毁掉彼此。我们的意志力里,写着80%的相似,血液里都充斥着好斗和好胜。

人尚且难与自己共处,又要如何与另一个自己共存呢?

像是独自穿越一条蛮漫长的隧道,仿佛永无尽头,觉得漆黑孤独。我们是很后来才明白,原来爱才是最冷的,才能控制一个人,永远被打败,或者永远不被打败。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像铠甲一样保护你不受伤害,什么时候又会被它一把冷刀直插心门。

而我只愿你保护的时候懂得感恩,你被伤害的时候有长夜供你回温,有一场微醺的醉酒,和一个懂你的人。

人世漫长,我想讲些话,有人听的时候规劝他人,没人听的时候安慰自己。

安。


【我的公众号:汪拾叁】


1 2 3 4 5 6

©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 Powered by LOFTER